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上原亜衣与鬼成亲,天天诱-长白萨满

2019年02月13日 | 分类:全部文章 | 作者:admin| 浏览:174
与鬼成亲,天天诱-长白萨满

第一章:古装美男(1)
沈珺瑶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医院里面走出来。
一个月。
整整一个月了,跟她相依为命的妹妹一直病重,可是病情一直在恶化,直到现在为止,医院一直没有查出来妹妹得的究竟是什么病。
沈珺瑶垂头丧气的拿着保温盒往家里那边的方向走去,当她不经意的抬起头来的时候,突然看见自己的正前方站着一个穿着一身黑色复古长衫的男人!
男人的背影挺拔修长,一头瀑布一般的青丝比女人的还要乌黑柔顺。
奇怪,竟然有人拍古装戏拍到医院门口来了。
沈珺瑶环顾了周围一眼,可是周围到处都是现代化的建筑物,根本就不适合拍古装戏啊。
沈珺瑶从那穿着古装的男人身边经过的时候忍不住看了对方一眼。
当她看见那个男人正脸的时候,沈珺瑶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表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活了二十岁,从来都没有看过这么好看的男人,这个男人比她看过的任何一部古装戏里面的男主角都要帅。
男人的皮肤很白,白的有些不健康,但五官很精致,脸部轮廓菱角分明,尤其是那一对剑鞘一般的峰眉,让这个男人浑身上下无一不透着一种蛊惑人心的英俊……
沈珺瑶正盯着男人的样貌在心里品头论足那一直盯着前面一动也不动的古装帅哥却突然朝她看了过来。
当他寒冰一般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的时候,竟然渐渐的染上了一丝温柔。
看见他神色间的变化,沈珺瑶只觉得奇怪,她跟他根本就不认识,为什么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好像认识自己一样呢?
不然,他的目光不会在看着她的时候,突然就变得温柔了起来。
那种眼神,分明就是恋爱中的人才会有的神色。
“不好意思。”沈珺瑶感觉自己一直盯着对方看,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对着他歉意的点了点头。
当她跟对方说不好意思的时候,一名从古装男子身边经过的陌生男人挽着他的女朋友莫名其妙的看着沈珺瑶:“呵呵,奇了怪了,这人脑子有病啊,她又没碰到我,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那个陌生男人这样说了之后走在他身边的女人也一脸疑惑的上下打量沈珺瑶,紧接着,沈珺瑶听到那女人附在她男朋友耳边悄悄说道:“可能是个神经病,要不然怎么会自言自语呢,长的倒是挺漂亮的,真是可惜了。”
“嗯,你分析的有道理,这里是医院,有神经病也正常。”
那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走远了。
可是她们两个的对话沈珺瑶听的一清二楚,她对着那两个无聊的路人翻了个白眼,然后才笑着朝那个古装美男子看了过去。
然而,当她收起目光朝古装美男子看过去的时候,沈珺瑶却发现那古装美男子竟然不见了。
“咦,人呢?”沈珺瑶狐疑的往周围扫视了一圈,可是到处都没有看见刚才那名古装美男子。
奇怪,刚才还在的,她就走了一会神,人就不见了。
算了,反正也是个陌生人,无非就是穿了一身古装,人长的好看了一点而已,不见就不见了,跟自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这样想着,沈珺瑶提着保温盒继续往自己租房的方向走去。
可是走到路上之后,沈珺瑶发现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
她好像突然间听不到周围的声音了。
她走在车龙水马的马路上,车辆和行人来来往往,大家在行走间谈笑风生,可是她却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奇怪,难道她间接性的失聪了吗?
突然,一阵冷风从沈珺瑶的后背上一吹而过!
那冷风吹来,使得沈珺瑶浑身一阵轻颤。
她今天穿的衣服也不算薄了,为什么她会觉得冷呢?
沈珺瑶租房的地方离医院这边比较远,她每天都是坐公交车过来的。
走了一两分钟,沈珺瑶就走到了公交车站牌的位置。
直到现在为止她的耳朵还是不能听到周围的声音,她觉得奇怪,不过也没多想,或许到家了就能听到了。
正走神着,一辆公交车唰的一声停在了沈珺瑶的面前。
让沈珺瑶觉得奇怪的是,她听不到周围的声音,却唯独能听到那公交车刹车的声音。
那就证明她的耳朵是没有问题的,难道是这周围设置了什么屏蔽声音的系统,那也不对啊,太不科学了。
她没有理由听不到周围的声音,沈珺瑶轻蹙着柳眉,微微侧着脑袋陷入了沉思。
她一边思考,一边朝公交车走了上去。
奇怪的是,为什么这趟公交车只有她一个人上车,而那些站在公交车站牌的人好像根本就没有看见这趟公交车一样。
不过,他们不上也就算了,或许就是这么巧,这趟公交车就只有她一个人。
沈珺瑶上了车之后,拿了两块钱准备投币,却发现这趟公交车上根本就没有投币的地方。
“司机师傅,这里不能投币吗?”既然没有投币的设备,沈珺瑶只能问那个正在开车的司机。
听到沈珺瑶的声音,那司机机械般的扭头朝沈珺瑶这边看了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当他扭头朝沈珺瑶这边看过来的时候,沈珺瑶竟然有一种寒毛竖起来的恐惧感。
因为这个司机的脸色太苍白了,那脸上的白一点都不正常,就像……就像死人的颜色一样。
死人!
脑子里面突然蹦出这么两个字眼的时候,沈珺瑶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于是乎,她的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当她紧张不安的时候,那司机的嘴巴一张一合的开口了:“给现金”
“哦!”沈珺瑶赶紧将手上的两块钱交到了司机的手上。
那司机伸出一只手,动作缓慢的接过了沈珺瑶手上的钱,然后又机械的扭过头去,将目光看着正前方。
沈珺瑶扫了公交车一眼,她发现车厢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如此,她随便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此时,公交车在马路上平稳的行驶着。
让沈珺瑶觉得奇怪的是,她以前这个时候回家,马路两边到处都是行人,这条路的两边是一条商业街,每天晚上都很热闹。
可是,今天晚上,愣是一个人都没有,就连马路两边摆摊的都没有看见。
太诡异了!
沈珺瑶一直都觉得今天晚上的气氛很诡异。
当她盯着窗外一直看的时候,公交车突然停了一下。
沈珺瑶一直盯着窗外马路两边的树木也没有去看那上车的人。
当公交车再次开动的时候,沈珺瑶觉得有些困倦。
她正迷迷糊糊的闭着眼睛,身边却突然吹来一阵冷风,那阵冷风刺激的她打了一个激灵,这下子,困意全部都被那阵冷风一扫而光。
她清醒的睁开眼睛,无意间往自己旁边看过去的时候,沈珺瑶被惊悚的浑身都颤抖了一下。
第二章:古装美男(2)
因为在她毫无意识的情况之下,她的身边竟然坐了一个人,更巧的是,坐在她旁边的那个男人竟然就是她刚才在医院门口遇到的那个古装美男子。
奇怪,他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他什么时候坐在这里的?为什么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沈珺瑶一脸狐疑的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男人,让沈珺瑶觉得更奇怪的是,那个男人自从出现之后就一直都保持着那个僵硬的姿势。
他就那样坐在座位上,眼睛盯着前面,一动也不动,一张俊帅的脸庞更像千年冰山一样,一点表情都没有。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男人,为什么他的表情会这么冷?
脑子里面才刚刚闪过这样的念头,沈珺瑶却发现,那个一直盯着前面没有一点表情的美男子竟然突然朝自己看了过来。
发现他在看自己之后,沈珺瑶窘迫的收起了目光。
“珺瑶……”
沈珺瑶才刚刚撇开脸,就听到坐在她旁边的男人竟然叫出了她的名字。
“啊?”她扭过头去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古装美男子,她的脸上,是惊讶,是错愕,更多的却是好奇?
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男人,可是他为什么能叫出自己的名字。
错愕了一瞬间,沈珺瑶恍恍惚惚的回过神来,紧接着她用手指着自己:“你……你认识我?”
当她用手指着自己的时候,男人突然朝她看了过来,他身上的气息就跟他的表情一样,冷的要命。
他朝沈珺瑶靠近的时候,沈珺瑶感觉有一股冷气在自己的身边讯绕。
“珺瑶……”就在这个时候,沈珺瑶又听到对方跟自己说话了:“我说过,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啊!”沈珺瑶只觉得莫名其妙,她尴尬的挠了挠脑袋:“帅哥,你是不是弄错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珺瑶,我是韩也,你的韩也,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吗?”男人说话的时候,眉眼之间全部都是温柔的神色。
他用一种能掐的出水来的温柔神色死死的锁住沈珺瑶。
这让沈珺瑶觉得很是尴尬。
“什么韩也啊,我根本就认识韩也啊……”沈珺瑶尴尬的喃喃自语,然后有些窘迫的撇开脸,尽量不去看坐在自己旁边的男人。
然而,她才刚刚转过头,坐在她旁边的男人突然伸出手轻轻的捏着她的下巴。
他的手很冰,很凉,当那种冰凉的感觉触碰到她肌肤的时候,她心里莫名的生出一种心疼的感觉。
好奇怪的感觉,她竟然会心疼一个陌生人。
就在她疑惑于自己这种心疼的感觉时,沈珺瑶看见男人俊帅的脸庞朝自己一点一点的靠近。
在她错愕的表情中,男人闭着眼睛吻住了她的唇。
天呐!
这是什么情况?这个男人知道自己的名字就算了,在自己身边胡言乱语的说认识自己也算了,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他为什么要亲自己空中一号?
沈珺瑶觉得脑袋一片空白。
她的心开始紧张的跳动起来。
她珍藏了二十年的初吻,竟然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夺走了。
太过分了西厢少年!
沈珺瑶伸出手往韩也的胸膛上用猛力一推,然后她把对方给推开了。
推开了韩也之后,沈珺瑶慌张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站起来之后,她对着韩也不怎么客气的说道:“麻烦让一下好吗,我要下车了!”
韩也那张冰冷的面孔却很是难得的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然后不疾不徐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说来也巧,沈珺瑶刚刚站起来,公交车就停下了,而且停的位置刚好就在她要下车的那个站。
不一会,公交车的车门缓缓的打开。
沈珺瑶一股脑儿就往车子下面钻了出去。
今天出门真是遇见鬼了,下了车之后,沈珺瑶一直在回想着刚才在公交车上那个男人亲吻自己的那一幕。
她忍不住伸手将自己的唇擦了又擦。
什么人来的,见人就亲鹤伴山,虽然说他能叫出自己的名字,但是她根本就不认识他好吗?
她珍藏了二十年的初吻,竟然莫名其妙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夺走了,这种事情,无论发生在谁身上都会生气的吧。
这样想着,沈珺瑶气哼哼的朝租房的小区走去。
不一会,沈珺瑶已经走到了回家必经的小巷子里面。
不知道为什么,沈珺瑶总觉得自己今天晚上遭遇的一切都非常的怪异。
就拿现在来说,她现在走的这条小巷,现在也才晚上八点多钟,不应该一整个小区一点灯光都没有,莫非是停电了?
停电也就罢了,总不至于一个人闵泳珍,甚至一点声音都没有吧。
周围的环境安静的诡异,那种可怕的安静让沈珺瑶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朝自己租房的位置走去。
“哐!”
走着走着,沈珺瑶突然听到前面不远处传来一声铜锣的声音。
紧接着,又有喇叭和唢呐的声音传了过来。
“啪啪啪……”不一会,又有鞭炮的声音混杂在一起。
原本安静的小巷,突然就热闹起来了,又是锣鼓,又是唢呐的,这是谁家在办喜事吗?
正疑惑,沈珺瑶抬头就看见不远处有烛光闪闪烁烁的走自己这边越来越近。
她前面的道路也被那烛光照的越来越亮。
可是,当那光线离自己越来越近了沈珺瑶才知道,那根本就不是烛光,是灯笼的光芒。
她抬头朝自己前面看去,却看见几名穿着古代男家丁服饰的男人抬着一辆大红的喜轿一摇一晃的在小巷里面行走着。
那轿子的旁边,一边站了一个穿着大红色古代丫鬟服饰的女人提着个小红灯笼,随着轿子的速度一步一步的往前面走动。
沈珺瑶轻轻的松了口气,果然是谁家在办喜事呢。
而且举办的还是一场复古的婚礼。
沈珺瑶很是好奇的看着那喜轿朝自己这边越来越近。
可是,走着走着,沈珺瑶的脑子里面又有了一个新的疑惑。
既然是办喜事,而且还是复古的婚事,这么热闹的事情,怎么会连一个围观群众都没有呢?
第三章:喜轿(1)
中国不是最不缺吃瓜群众的吗?
这一会,怎么愣是一个人影都没有,带着满脑子的疑惑,沈珺瑶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索性低着头,再也没有心思去看那复古的婚礼了。
走着走着,沈珺瑶跟那迎亲的队伍正好走在了一起。
沈珺瑶最终还是忍不住好奇的心里抬起头来。
可是,当她看见眼前那一幕的时候,沈珺瑶感觉自己浑身的毛细孔都害怕的扩张了起来。
因为她看见那大红的喜轿竟然是纸做的,既然轿子是纸做的,那么人呢?
沈珺瑶的目光不受控制的朝那几个抬轿子的家丁看了过去,好在,那几个家丁是真人,他们活生生的抬着轿子在自己面前行走着。
然而,当那几个家丁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沈珺瑶发现他们的脚步竟然好像被放慢了一样。
他们的脚用一种很慢很慢的速度从地面上提起来,然后又很缓慢的往下面放下去,那种感觉就好像电视里面的慢镜头。
这一幕,让沈珺瑶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看来她今天晚上真的是见鬼了。
沈珺瑶准备收起目光的时候,却无意间看见站在自己这边的那个丫鬟。
那丫鬟的打扮非常的古怪,额头中间点了一颗红痣,嘴巴中间也被点了一点朱唇,脸色苍白的跟白纸一样。
最关键的是她的表情,空洞呆滞,没有一丝情感,就那样像个傀儡一般提着红灯笼跟随着轿子的移动的节奏一点一点的往前面移动着。
看见这一幕,沈珺瑶感觉自己的寒毛全部都紧张的竖了起来。
她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如此诡异的事情。
她不敢声张,不敢尖叫,因为她害怕自己的尖叫声会引来这些人的注意。
至少,到现在为止,那些人从来都没有看过她一眼,不,确切的说,她们就好像看不见她一样,就只有她能看见她们而已开发三味。
这样想着,沈珺瑶收起目光,一个劲的让自己不要去看,不要去看,只要看不到就不会害怕了。
可就在她低下头的那一瞬间,沈珺瑶看见那个提着灯笼的丫鬟她的脚竟然是飘在空中的。
沈珺瑶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脚离开地面,根本就没有动过,身体却像静止了一般往前面移动着。
这下子,沈珺瑶再也绷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她害怕的尖叫了一声:“啊!鬼啊!”
她的尖叫声在安静的小巷子里面如同鬼魅一般的回荡着。
沈珺瑶抱着保温盒开始加速跑了起来。
她跑啊跑,跑了好一会,终于把那顶红色的轿子甩开了。
看不见那纸做的红轿子,也看不到那些放慢了脚步的轿夫,看不见那两个提着灯笼脚却不着地的丫鬟,沈珺瑶觉得心情平复了许多。
可是跑着跑着,沈珺瑶觉得今天这条小巷怎么突然变长了,为什么她一直走一直走就是走不出去呢?
天呐!老天爷,要不要这样开玩笑。
本来只需要两三分钟就能走出去的小巷,今天却花了整整十分钟都没有走出去。
沈珺瑶无奈的站在了原地,她突然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虽然她走了很久,但好像一直都在原地徘徊不动。
她一直就在小巷入口不远的位置徘徊着。
沈珺瑶心一惊,她好像遇到鬼打墙了。
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听到村子里面的老人说过,遇到鬼打墙,就会一直在原地打转,不管你怎么走都走不出去。
沈珺瑶深深的吸了口气,漫天的黑夜下,就她一个人在小巷里面行走着,如果说她不害怕,那肯定是在装逼。
她怕的要命,找不到安全感就只能把手里的保温盒越抱越紧,然后以此寻找一种微不足道的安全感。
小时候,她只是听说过鬼打墙,但是从来都不知道要怎么才能破解鬼打墙。
既然没有办法,那她只能一直走下去了,只希望能快点走回去,快点回到自己的租房里面去。
此时此刻,她真的好想回到租房里面,躺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从头到脚全部都裹的严严实实的,这样的话她就不会害怕了。
于是,她就这样抱着保温盒在漆黑且安静的诡异的小巷子里面继续行走。
好在孙浩个人资料,自从她把那顶红色的轿子甩开之后就再也没有碰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与其碰到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还不如自己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
“哐!”
然而,脑子里面才刚刚闪过一丝侥幸的念头,小巷子里面突然就传来了一声缓慢而拢长的铜锣声。
紧接着,喇叭,唢呐和鞭炮的声音齐齐的混合在了一起。
听到这些声音,沈珺瑶只觉得头皮发麻的厉害。
她胆战心惊的抬起头朝前面看了过去。
果然,她又看见了那顶红色的轿子,还有那几个轿夫,以及那两个提着红灯笼的丫鬟。
不行,太吓人了!
沈珺瑶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离开这里,她不要看见那顶红色的轿子,她要回家!
这样想着,沈珺瑶抬起脚就准备跑。
然而,她才跑了一步,她的脚就定在了原地。
她悲催的发现,她好像动不了了。
该不会是被鬼上身了吧。
这样想着沈珺瑶害怕的闭上眼睛。
可是她一闭上眼睛,那轿夫抬着轿子动作放慢的镜头在她脑子里面不停的回放。
所以,不管她做出什么样的反应,那红色的喜轿已经在她的脑子里面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她只能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那顶红色的轿子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那混杂在一起的喇叭唢呐声充斥着她的耳廓菊花醉。
沈珺瑶其实是一个很喜欢看鬼片的人,但是她清楚的记得,电视里面放到见鬼的情节主角一般都会突然晕过去。
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自己也能跟电视剧里面的主角一样晕死过去。
只要晕过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看不见听不到,更不会害怕!
可要命的是,她发现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清醒,根本就没有一点要晕过去的迹象。
她眼睁睁的看着那几个古怪的人抬着轿子朝自己越来越近。
当沈珺瑶心心念念的想让那顶轿子赶紧从自己眼前走过去并且消失的时候,悲催的事情发生了。
她看见那几个轿夫抬着轿子走到她身边的时候,竟然就停了下来。
第四章:喜轿(2)
沈珺瑶皱着眉头,在心里一个劲的对她们说——走啊!你们快走啊!怎么就不走了?
可是,没有人能听到她的心声。
当轿子停下来了之后,那轿子的红色帘子突然被一阵冷风吹的掀了起来。
红色帘子被掀开之后,沈珺瑶听到那两个提着红灯笼的丫鬟看着沈珺瑶异口同声的跟她说话:“夫人,请上轿!”
而且她们说话的声音还带着一种古怪的回音。
沈珺瑶听的浑身都不舒服。
“夫人,请上轿!”紧接着,那几个轿夫也异口同声的说话了。
而且他们说话的时候眼睛都是看着沈珺瑶的。
沈珺瑶头皮一麻,用手指着自己:“你们有没有搞错,你们是在跟我说话吗?”
“夫人,请上轿……”
可是不管沈珺瑶说什么,那些人就像木偶一样,只会重复这一句话。
沈珺瑶因为害怕,紧张的呼吸着,就在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的脚好像能动了。
既然能动了,鬼才要上轿啊,她是人,才不要上她们的鬼轿!
这样想着,沈珺瑶拔腿就跑了起来。
她以一百米冲刺的速度一下子就把红色的轿子和那几个古怪的人给甩在身后了。
沈珺瑶加油,你要相信自己,你一定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成功的回到租房里面。
这样想着,沈珺瑶更加没命的跑了起来。
跑着跑着,沈珺瑶突然看见前面不远处站着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
那个男人面对着她站在小巷子的中间。
沈珺瑶停住脚步,欣喜的抬头,她终于看见一个活人了。
可是,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她脸上欣喜的表情瞬间就凝固了!
靠!尼玛!
站在她面前的竟然是之前在公交车上遇到的那个古装美男子韩也!
一看见他,沈珺瑶就想起了刚才他在公交车里面非礼自己的画面。
不过,虽然看到他觉得有些不爽,但至少她看见活人了呀。
这样想着,沈珺瑶脸上不爽的表情马上就变成了笑脸。
她假装笑嘻嘻的朝韩也走了过去:“诶,那个韩也啊,我……我撞鬼了,我后面有鬼一直在追我……”
沈珺瑶将自己的遭遇说出来之后,一脸期盼的看着韩也,她希望他能帮助自己。
且不管他有没有办法帮助自己破解鬼打墙,但至少有个人陪着自己一起见鬼也不会那么害怕了啊。
这样想着,沈珺瑶心里得到了一丝丝的安慰。
当她看着韩也的时候,韩也冰冷的面孔上有了一丝难得的暖色。
他微笑着看向沈珺瑶,然后张了张嘴说道:“我不知道这样的方式会吓到你,其实我应该换一种方式的!”
“啊?你说什么?”沈珺瑶只觉得韩也说的话好奇怪,她根本就不明白他在自言自语的说些什么。
当沈珺瑶错愕不已的时候,韩也突然朝她走了过来,当他走到她前面的时候,沈珺瑶看见韩也对着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沈珺瑶感觉面前一凉,然后她整个人都像被迷幻了一样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韩也的前面。
不一会,韩也朝沈珺瑶走近了一步,然后在她的额头前面轻轻的落下一吻。
紧接着,韩也牵着沈珺瑶的手在她耳边悄悄的说道:“珺瑶,我们走。”
“嗯。”沈珺瑶轻轻的应了一声,然后整个人就像被控制的傀儡一样,跟着韩也的脚步朝巷子的尽头走去。
此时的沈珺瑶,能感觉到自己在跟着韩也走,但思维不是很清楚,整个人恍恍惚惚的。
但自从韩也出现之后,那种惊悚的感觉全部都消失了,
她莫名安心的跟着他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往前面走着。
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一辆红色的喜轿停在出口的位置,那轿夫和打着灯笼的丫鬟都面无表情的站在轿子的旁边。
这时,站在沈珺瑶旁边的韩也轻轻将手一抬,拂袖间那红色轿帘自己就掀了起来。
“珺瑶,走我陪你一起上轿。”
“好的相公。”沈珺瑶机械的应了一声,然后跟着韩也一起往轿子里面走了进去。
坐进轿子里面之后,沈珺瑶能感觉到那纸做的轿子竟然变成了实打实的木头轿子。
当她坐进了轿子里面之后,她的身体跟随着轿子的起伏在轿子里面颠簸的摇晃了起来。
随着轿子的晃动,喇叭唢呐铜锣的声音在耳边一声声的响起。
一阵冷风吹来,将旁边的帘子掀了起来,沈珺瑶目光呆滞的看着轿子外面的景象。
此时,轿子外面根本就不再是原来的光景,她居住的那个小区不见了,她坐着的轿子带着她行走在一间华丽的复古式宫殿里面。
在大殿的中间,轿夫将轿子停了下来
随后韩也牵着沈珺瑶的手往轿子外面走了出去。
出去之后,沈珺瑶跟一个被控制了的傀儡一般,跟韩也行了拜堂之礼ca1313。
行了拜堂礼之后,大殿里面传来“啪啪啪”鼓掌的声音。
沈珺瑶呆滞看了大殿一眼,发现大殿里面坐满了人。
只是那些人的脸色清一色的苍白的可怕,他们虽然在鼓掌,但脸上的表情却空洞的好像没有灵魂的傀儡。
行了拜堂礼之后,沈珺瑶被韩也拉着进了一间装扮的很喜庆的新房里面。
随后,他挑了她的头盖,俊帅的脸庞朝她一点一点的靠近。
当他冰冷的呼吸喷洒在她脖颈间的时候,沈珺瑶感觉自己回神了!
她猛地伸出手将韩也从自己的前面推开,她的双手紧紧的护着身上的衣服:“韩也,你要对我做什么?”
这个时候,沈珺瑶已经来不及思考外面那些诡异恐怖的事情,她一心只想着要护住自己的清白。
“珺瑶,你我既然行了拜堂礼,便是夫妻,你说我要对你做什么?”韩也说完,突然拉着沈珺瑶的手,将一枚古老的黄金钻戒往她右手的无名指上套了进去。
当他将古董戒指套在沈珺瑶手上之后,韩也紧跟着朝沈珺瑶逼了过来。
他将她逼在床角的位置,让她无处逃窜。
随后,韩也捧着沈珺瑶的脸朝她殷红的唇瓣上吻了下去。
第五章:不是梦
当他冰冷的唇触碰到她嘴唇上的时候,沈珺瑶骤然瞪大双眼,紧接着她伸出双手使劲的要把韩也从自己面前推开。
她一边推他,嘴里一边喃喃自语:“走开!”
当她的手放在韩也身前的时候,韩也原本舒展的峰眉突然微微拧了起来:“糟了!”
只听他暗呼一声糟了之后,迅速的将沈珺瑶放开。
沈珺瑶眼睁睁的看着韩也转身往喜房外面走了去。
看见韩也走了出去,沈珺瑶轻轻的松了口气,终于不用跟他同房了,真好!
抱着一丝侥幸,沈珺瑶苦中作乐一般的笑了笑,然而,韩也走到喜房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回头目光幽森的看着她。
当他幽森的目光落在沈珺瑶身上的时候色迷睡美人,沈珺瑶脑子里面马上闪过一种不详的念头。
紧接着,她看到韩也好看的薄唇一张一合,然后喜房里面响起一阵空灵诡异的声音:“明晚,我们再洞房!”
当这诡异的声音消失之后,站在喜房门口的韩也不见了。
“韩也,你滚,我才不要跟你洞房……”
“你走……我永远都不想再看到你……”沈珺瑶躺在床上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
她的双手,紧张的抓着身下的床单,可是眼前一片黑暗,她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眼皮沉重的好像灌了铅一样。
过了好一会,她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当她睁开眼睛之后,她发现自己好好的躺在她租房的木板床上,头顶上依然是现代化的白色天花板。
昨天晚上经历了那么一场惊心动魄的见鬼事件,却不想,只是一场梦。
这么说来,那个帅的跟神话一样的古装男子,也只是一场梦境而已。
还有那个被夺走的初吻,这一切都只是梦吗?
不一会,沈珺瑶缓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偏头朝窗外看过去的时候,沈珺瑶发现太阳已经日上三竿。
当她准备起床的时候,沈珺瑶觉得头痛的厉害。
她忍不住伸手去揉太阳穴的位置。
可是,当她抬起手的时候,沈珺瑶发现她右手的无名指上竟然多了一枚古老的黄金钻戒。
黄金钻戒!
沈珺瑶突然觉得头皮一麻,脑海中马上就浮现出了昨天晚上在梦境里面韩也帮自己戴黄金钻戒的画面。
此时此刻,沈珺瑶的手突然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她紧张的呼吸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枚黄金钻戒。
不是梦!原来一切都不是梦,她是真的跟那个叫韩也的男人拜堂成亲了。
不然的话,她手上就不会有这一枚黄金钻戒。
“呸!谁要你的黄金钻戒!”沈珺瑶狠狠的呸了一口,她马上用另一只手将右手无名指上的黄金钻戒被拔了下来,她将黄金钻戒随手就扔进了垃圾桶里面。
而且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事情实在是太恐怖了,沈珺瑶觉得自己一定是撞邪遇上鬼了。
她站在洗漱台前面,神情疲惫的盯着镜子里面的自己。
此时的她,顶着两个明显的黑眼圈,一看就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
直到现在,虽然她已经远离了这些奇奇怪怪的人,但她还是谁忍不住心惊胆战的颤抖。
沈珺瑶从水龙头上捧了一些冷水泼在自己的脸上,她用微微颤抖的双手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脸颊。
“沈珺瑶,这一切都是梦,一定只是一场梦而已,不要怕!不需要害怕!”
她不停的安慰自己:“也许,这枚黄金钻戒是我不小心捡来的,戴在手上却忘记了是什么时候捡到的,所以那个被她扔掉的戒指跟昨天晚上的那场梦境只是巧合而已!对,只是一个巧合,这样的事情,那样的梦境再也不会发生了!”
沈珺瑶这样安慰自己之后,忐忑不安的心情终于有了一丝丝的平静。
“明晚,我们再洞房!”
可是,她好不容易才安慰了自己,让情绪平静下来,脑子里面却冷不丁又响起了昨天晚上韩也转头对着自己说的这句话。
明晚?也就是今晚,今晚他还会出现吗?她还会做那些吓死人的梦吗?
不,其实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根本就不是梦,一切都只是她自己在自欺欺人而已。
刚才安慰自己的那些话,她连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这样想着沈珺瑶简直要崩溃了。
沈珺瑶从洗漱台前面离开的时候,突然做了一个决定。
今天她要向公司请假一天,去医院看望了妹妹之后再去找个算命的帮自己算算,看看有没有办法能让自己避过今天晚上的洞房。
这样想着,沈珺瑶心里便没有那么紧张了。
她相信,万物相生相克,在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人能帮助自己对付昨天晚上的那一群鬼,尤其是那个要跟自己洞房的厉鬼。
随后,沈珺瑶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帮妹妹做了些营养早餐之后,她就急急忙忙的往医院里面赶去。
当她从租房下来的时候,昨天晚上那条荒无人烟漆黑静谧的小巷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气氛,小巷子里面人来人往,大家在行走间谈笑风生好不热闹。
甚至还有三五成群的人搬着凳子坐在太阳底下嗑着瓜子聊着家常。
对嘛!这样的场景才有人气嘛。
看着周围活色生香的场面,沈珺瑶心里的恐惧瞬间烟消云散。
她踩着高跟鞋快步的朝公交车站走去。
此时,公交车站旁边只有她一个人在等车。
“沈珺瑶……”
当沈珺瑶一直巴望着能早点来一辆公交车的时候,她的身后突然有一道陌生的男音叫了她的名字。
突兀的声音,吓的沈珺瑶浑身一颤。
颤悚过后,她才慢慢的回头朝自己的身后看去。
却看见一名陌生的男子,穿着一身银灰色的西装,长的也是仪表人才,此时他就站在沈珺瑶的身后看着她。
又是一个能叫出自己名字的陌生男人!
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难不成大白天也能见鬼?
沈珺瑶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上下打量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
当沈珺瑶看见被男人踩在脚下的影子时,她才轻轻的松了口气。
因为她知道赵溪童,鬼是不可能有影子的,既然是人,就无所谓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了。
正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已经朝沈珺瑶走了过来,走到沈珺瑶身边的时候,男人跟沈珺瑶并肩站着。
“你刚才叫我?”沈珺瑶礼貌性的跟对方打招呼,只是她一开口,声音很是虚弱,显然是被昨天晚上的事情给折腾的。
“你印堂发黑,脸上黑雾讯绕,想必是被厉鬼缠身了。”陌生的男人没有理会沈珺瑶的问好,却语速极快的说了这么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出来。
话音刚落,沈珺瑶表示整个人都被惊呆了。
第六章:怪病
这个男人好厉害!
他竟然知道自己被厉鬼缠身。
沈珺瑶错愕的看着对方:“你……你怎么知道我被厉鬼缠身了?”
听到沈珺瑶错愕的询问,一表人才的男人这才转过身,正面对着沈珺瑶,然后很绅士的递给沈珺瑶一张名片:“你好,我叫冷子轩,我是冷氏第九代阴阳师传人。”
“阴阳师?”沈珺瑶一边伸手接过男人的名片,一边疑惑的问他:“阴阳师是干什么的?”
男人抿唇一笑,笑起来还露出两个与他气质其不相符的虎牙,不过这样的话,让他看起来帅气中还带着几分孩童一般的童稚:“你听说过算命先生吗?”
“算命先生当然知道。”她今天正准备要去找算命先生来着。
正在这个时候,冷子轩又开口了:“一个算命先生戴佳佳,一个驱鬼大师,一个巫婆,这三个人合在一起,也顶不上一个阴阳师。”
“所以说,你比算命先生还要厉害?”
冷子轩微微一笑:“我想,我刚才说的已经够明白了。”
听冷子轩这么一说,沈珺瑶开怀的笑了:“冷大师,遇到你真好,其实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我最近真的被厉鬼缠身了,本来我打算去医院看望了妹妹之后就去找一个算命大师帮我渡劫的,但是我没想到能遇到你……”
“你身边的那个厉鬼,普通的算命先生要是招惹了他,只有死路一条。”沈珺瑶的话还没说完,冷子轩就打断了她的话。
“啊?”冷子轩的话,让沈珺瑶浑身颤抖,没想到,那个厉鬼竟然这么厉害,沈珺瑶觉得,冷子轩说的那个厉鬼应该就是那个叫韩也的古装美男子吧。
不一会,沈珺瑶又看着冷子轩询问道:“那冷大师你有办法对付那个厉鬼吗?”
沈珺瑶满脸希冀的看着他。
然而冷子轩一开口,说出来的话跟沈珺瑶问的问题完全不相符:“你可以叫我子轩,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冷大师。”
“为什么?”沈珺瑶觉得自己叫他大师是对他的尊敬,可是她想不通冷子轩为什么会不喜欢别人叫他大师。
当她一脸疑惑的时候,冷子轩看着她说道:“因为叫大师会显的我很老。”
“咳咳……”沈珺瑶险些笑出声来。
没想到,看起来神神秘秘的一个男人,竟然还会在意这个,不过冷子轩说的没错,他看起来很年轻,所以叫他大师的确把他给叫老了。
忍着心里的笑意,沈珺瑶抬起头来看着他,然后说道:“子……轩,那你今天……”
“我今天没空,明天吧。”冷子轩的话刚刚说完,一辆公交车突然刹在了他面前。
冷子轩说完这句话之后,头也不回的往公交车那边走了过去。
“可是……”
“对付他,是一个长久的项目,急不来……”
沈珺瑶本来是想说,今天晚上那个厉鬼会来找自己洞房的,谁知道,那冷子轩好像能看穿她的心思一样,头也不回的就回答了她的问题。
沈珺瑶垂头丧气的低着头,手里还拿着冷子轩给自己的名片。
名片的设计很简单,就是一张白纸,一个名字,外加一个电话号码,剩下的空白处一个多余的字也没有。
沈珺瑶抬起头朝走远的公交车望了一眼,冷子轩,真是个奇怪的人啊。
担心自己会不小心把冷子轩的名片弄丢了,沈珺瑶马上就把他的手机号码存在了手上上。
只是,冷子轩说,明天才帮自己对付韩也,那今天晚上怎么办?
今天晚上她要怎么熬过去,当沈珺瑶六神无主的时候,一辆公交车刹在了她的前面。
抬头一眼,正好是她要等的那一趟。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算一步吧,就像冷子轩说的,急不来。
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开之后上原亜衣,沈珺瑶快速的走上了公交车。
好在,这趟公交车还算正常,有投币的地方,车厢里面坐满了充满生气的人。
其实沈珺瑶上公交车的那一瞬间脑子里面冷不丁就想起了自己昨天晚上坐的那一趟公交车,她现在严重怀疑,那根本就不是人坐的车。
忍不住浑身瑟缩了一下,沈珺瑶刻意让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让自己害怕的东西。
公交车沿着D市绕来绕去,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沈珺瑶终于到了妹妹住院的SB医院。
走进病房里面,沈珺瑶看见沈小蛮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因为长期病重,脸色苍白且蜡黄,整个人看起来死气沉沉,没有一点儿生气。
她的一只手,从被子里面搭了出来,却瘦的皮包骨,这样的沈小蛮看的沈珺瑶心痛。
不忍心再看妹妹,沈珺瑶红着眼眶提着保温盒走到病床旁边,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之后,她将保温盒放在病床旁边的柜子上面,然后轻柔的开口说话了:“小蛮,吃早饭了,看看姐姐今天给你做了什么好吃的。”
听到沈珺瑶的声音,沈小蛮虚弱的睁开了眼睛。
她深陷的双眼在看着沈珺瑶的时候虚弱的出声了:“姐姐……”
听到沈小蛮叫自己,沈珺瑶马上朝她看了过去,然后将她扶着从病床上半坐起来:“小蛮身体不好,就不要说话了,来姐姐喂你吃饭。”
沈小蛮虚弱的睁着眼睛,微微点头,昔日里丰润的红唇此时已经苍白干渴的没有一丝血色。
从她的眼睛到嘴唇,无一不在彰显着她渐渐枯竭的生命。
“来,张嘴……”沈珺瑶像哄小孩子一样让沈小蛮张开嘴巴。
“咚咚咚……”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外,传来几声敲门的声音。
沈珺瑶扭头就看见沈小蛮的主治医生站在门口看着沈珺瑶。
“吴医生。”沈珺瑶叫了他一声,然后将保温盒放在旁边的柜子上,她温和的跟妹妹交代着说道:“小蛮,姐姐先出去一下,待会再来喂你吃早餐徐智熙。”
沈小蛮依旧虚虚的点点头。
如此,沈珺瑶才转身朝病房外面走了出去。
“沈小姐,你跟我来一下。”吴医生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无比的凝重。
看见他如此凝重的表情,沈珺瑶的脑子里面马上就拂过一丝不详的念头。
第七章:神秘女人
不过吴医生到底没有开口说话,沈珺瑶也不敢擅自乱猜。
只能跟在吴医生的后面,一直走到了他的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之后,吴医生将办公室的门关上,紧接着他的脸色变得越发的凝重了。
“吴医生,妹妹的病情怎么样?查出来了是什么病因吗?”沈珺瑶一进门就开始询问沈小蛮的病情。
“沈小姐,我希望你能做好心里准备。”
吴医生这么一说,沈珺瑶的心突然就沉了下去。
做好心里准备,什么样的心里准备,通常电视剧里面的医生这样说的时候,医生肯定是有不好的事情要宣布。
于是乎,沈珺瑶的眼神一下子就慌了。
她盯着吴医生,紧张的问他:“吴医生,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当她眼神慌乱的看着吴医生的时候,吴医生站起身来,安慰似的拍着她的肩膀然后说道:“你妹妹恐怕活不过一个星期了,你还是尽早帮她准备一下后事吧。”
沈珺瑶一听,眼泪马上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眼睛里面滚落下来:“吴医生,妹妹到底得的什么病,怎么就会治不好呢?是不是治好妹妹的病需要花很多的钱,你们放心,不管需要花再多的钱我都可以去筹的,我可以去银行贷款,我的信用卡还可以透支十多万。”
“沈小姐!”吴医生突然叫住了沈珺瑶:“你妹妹的病因一直查不出,是十分罕见的疑难杂症,但是她身体的各项器官已经在急速的衰竭,所以你要有心里准备,并不是钱不钱的问题。”
吴医生的话就好像死亡宣判一样,让沈珺瑶身形一晃,整个人都差点站不稳了。
看见她如此模样,吴医生胆战心惊的过去扶了她一把。
“我……我没事……”沈珺瑶强撑着扶住旁边的办公桌。
当她的手扶着办公桌的时候,沈珺瑶的手紧紧的抓着桌沿,因为太用力,手背上青筋直爆!
她恍如梦呓般的站在吴医生的办公室里面。
“沈小姐冷冰心,你没事吧。”吴医生担心她会承受不住,在旁边小心翼翼的安慰着她。
可是吴医生说的话她一个字也听不见去。冉东阳
她只知道,她的妹妹已经没救了,她的妹妹活不过一个星期。
从小就跟在她屁股后面姐姐,姐姐的喊着的小蛮,一个星期之后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从此以后她就再也看不到她了。
她好心痛,好不甘心!
沈珺瑶跟沈小蛮是孤儿,两人从小相依为命,两姐妹的感情自然是好的不得了,沈珺瑶好不容易在事业上打拼出了一点成绩,有钱给妹妹过上好日子,谁知道妹妹竟然就患上了这样的不治之症!
“沈小姐,您一定要控制您的情绪,不能够让你妹妹看出来,不然她会难过的,她就剩下最后一个星期了,你作为她的姐姐,应该要让她开开心心的离开这个世界。”正在这个时候,吴医生的话在耳边响起。
听了他的话,沈珺瑶愣怔的抬起头来,苦涩的笑了笑之后,对着吴医生点头:“吴医生,您说的对,我不应该太悲伤了,妹妹就剩下最后一个星期,我一定要让她开开心心的过好剩下来的五天时间。”
这样想着,沈珺瑶抬起手就将自己脸上的泪痕擦了个一干二净。
随后她看着吴医生询问道:“吴医生,我想让妹妹出院,然后带她去她想去的地方玩,尽可能的让她剩下的时间每一天都过的快乐可以吗?”
“不行。”吴医生摇了摇头:“沈小姐,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妹妹的情况很不乐观,如果离开了医院,怕是活不过明天。”
沈珺瑶痛楚的闭着眼睛,然后点了点头,但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落泪了。
这眼泪一流出来,就好像控制不住的堤坝一样,越流越凶猛。
就她这个样子去见妹妹,一定会被她看出破绽的。
沈珺瑶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心里的悲伤,让她忍不住想要大哭一场,如果此时此刻她看到了妹妹一定会忍不住哭出来。
为了不让妹妹知道自己只剩下一个星期的时间,沈珺瑶祈求一般的看着吴医生,然后说道:“吴医生,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妹妹好吗?我现在这个样子没有办法去面对她。”
“好说好说,你先离开这里,平复一下心情,你妹妹那边自然会有护士照顾。”
“好,谢谢……”苍白无力的说了谢谢之后,沈珺瑶踉跄的跑出了吴医生的办公室。
“姐……姐呢……”沈小蛮看见吴医生走进来之后,却没有看见自己的姐姐沈珺瑶。
吴医生满脸笑容的对她说道:“你姐姐啊,在公司又接了个大单子,去挣钱去了。”
沈小蛮听到这里,脸上露出一抹虚弱的笑:“从小……姐姐就是我的偶像。”
不一会,沈小蛮抬起头来看着吴医生:“吴医生,我的病是不是治不好了?”
当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一片死寂。
“别乱想,如果你的病治不好,你姐姐又怎么会那么拼命的帮你筹医药费呢。”
听到吴医生这么说,沈小蛮苍白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欣喜的笑意。
她是真的希望自己的病能治好呢?因为她一点都不想跟姐姐离开。
“呜呜呜……”沈珺瑶彻底的失控了,管不了自己这样子是不是很狼狈。
她闷着头,一边哭,一边跑出了医院。
可是,她才刚刚跑出去就跟一个陌生的女人撞了个满怀。
毫无疑问,沈珺瑶被撞的摔倒在地面上。
她红着眼睛从地面上准备爬起来的时候,那女人弯着腰丰镇天气预报,伸出手,看样子是准备把沈珺瑶扶起来。
沈珺瑶本来想说谢谢,可是她哽咽的厉害,以至于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哭的这么厉害,是你妹妹的病治不好了吧?”那女人伸出手的时候,嘴巴里面突然就冒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沈珺瑶震惊的看着那个女人,然后任由着对方把自己给扶了起来。
当她震惊的站起来的时候,沈珺瑶停止了哭泣,她满脸疑惑的看着对方,然后上下打量了这个女人一眼。
只见她穿着一件翠绿色的晚清旗袍,头发全部梳到脑后扎成一条长长的辫子。
这个女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古风古韵的味道。
像她这样穿着旗袍扎着辫子的女人,在大家上辨识度是非常高的。
沈珺瑶盯着女人看的时候,周围也有人不停的朝这个女人看了过来。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是因为妹妹的病在这里哭泣?”这才是沈珺瑶震惊的原因。
第八章:秘方
她第一眼看见这个女人的时候,脑袋里面就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个女人不简单!
但至于哪里不简单,又说不出来。
听她这样询问,那个女人开口了:“在医院里面哭哭啼啼出来的人,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还能是因为什么呢?”女人如此反问了之后,对着沈珺瑶露出神秘的笑意。
“你说的都对,但是我跟你素不相识,你怎么知道住院的就是我的妹妹,而不是其他的人呢?”正是因为这一点,沈珺瑶才会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
难道说她是猜的吗?沈珺瑶可不相信她能猜的这么准。
“哈哈哈……”听到沈珺瑶这么说女人拿着一张手绢娇羞的捂在嘴巴前面笑了。
沈珺瑶莫名其妙的看着站在自己前面的奇怪女人。
她仔细的琢磨了一下自己说的话,好像根本就没有笑点,既然如此,她在笑什么?
仿佛是笑够了,女人娴雅的收起手绢,然后盯着沈珺瑶上上下下的打量韩仲晰。
打量了一会,她才饶有兴趣的说道:“果然是个水灵有趣的小丫头,难怪哥哥被你迷的神魂颠倒的。”
哥哥?
沈珺瑶疑惑的蹙起了柳眉。
她哥哥是谁?她根本就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女人,又怎么可能认识她的哥哥?
既然如此,她的哥哥又怎么可能会被自己迷得神魂颠倒的呢?
满脑子的疑问在沈珺瑶的脑袋里面漂浮着。
怎么她这两天尽遇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人。
疑惑了一阵,沈珺瑶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妹妹活不过一个星期了。”女人似笑非笑的看着沈珺瑶。
沈珺瑶凝神盯着她,果然是个不简单的女人呢。
连自己的妹妹活不过一个星期她都知道。
可是一想到妹妹的病情,沈珺瑶的眼神一下子就暗淡下来了。
她的妹妹都快要死了,她竟然还有心情在这里关心这个女人是谁?
真是可笑!
她是谁跟自己有几毛钱的关系,她又不能治好妹妹的病,既然如此,她还是找个安静的角落一个人好好的安抚一下悲伤的情绪,然后想办法让妹妹剩下来的一个星期每天都能过的开开心心。
这样想着沈珺瑶表情悲戚的低着头,然后默不作声的跟那奇怪的女人擦肩而过。
然而,她还没走两步,身后就传来了那女人冷静的声音:“我能治好你妹妹的病。”
“什么?”沈珺瑶再度震惊的回过头去看着那个神秘的女人。
看见沈珺瑶震惊的看着自己,女人终于恢复了一点正常人的模样,笑着朝沈珺瑶走了过来:“你好,我叫韩小小,我能治好各种疑难杂症,尤其是你妹妹这种病入膏肓的疑难杂症,到了我这里,绝对药到病除!”韩小小说着胜券在握的握了个拳头。
“你说你能治好我妹妹的病?”沈珺瑶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连医院都说没办法了,她不相信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竟然能治好自己妹妹的病。
“我凭什么相信你,万一你是骗子呢?”
“你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经没有选择了,你信我,你妹妹就能生,如果不信我,你妹妹就只能活一个星期。”韩小小一针见血,直接把沈珺瑶的立场摆了出来。
沈珺瑶有些狼狈的站在女人面前:“你说的对,我是没有选择了,你说吧,要多少钱,只要能治好我妹妹,我砸锅卖铁也会给你凑出来!”
“不,我不要钱,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沈珺瑶犹豫的看着对方。
“等我把你妹妹的病治好了之后,我自然会告诉你我的要求是什么?”
“好,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的缺德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
“放心,对你而言绝对是好事,是喜事。”韩小小说着还风情万种的将手绢在沈珺瑶面前轻轻拂动了两下。
好事?喜事?
沈珺瑶半信半疑的看着韩小小,对于她来说,妹妹能活着就是最大的好事,最大的喜事。
当她满眼疑惑的看着韩小小的时候,只见她从手腕上的包包里面拿出两粒红色的珠子,那珠子大概只有绿豆那么一点大小。
一粒是大红色,一粒是粉红色,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分辨出来。
“这两粒药丸,粉红色的代表的是你妹妹的病厄,大红色的代表的是你妹妹的命脉!你只需将这两粒种子分别种在不同的盆景里面……”
“这竟然是种子,我还以为是珠子呢?”沈珺瑶忍不住打断了韩小小的话。
韩小小笑了笑,然后继续说道:“你要记住,结果只能有一种,只有出现这种结果,你妹妹才能活下来。”
“什么结果?”
“必须只能让大红色的种子生根发芽并且茁壮的成长,粉红色的种子必须要长苗,但需要在它长出秧苗的时候再让它死去,如此,你妹妹的命才能延续下去。”
韩小小说完,将那两粒种子交到了沈珺瑶的手上:“千万要小心,不要弄丢了,否则你妹妹的病在这个世界上可就真的没有人能帮她治好。”
韩小小这么交代沈珺瑶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非常的严肃。
“是。”关系到妹妹的生命,沈珺瑶自然不敢怠慢,她小心翼翼的收着那两粒小小的种子。
接过那两粒种子之后,沈珺瑶问她:“你的意思是说,大红色的种子要生根发芽然后茁壮成长,粉红色的种子也要发芽但必须在它发芽之后让它枯死对吗?”
“对,只要能在它长出嫩芽那一天让它死就可以了。不过你千万不能麻痹大意,因为它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对付。”韩小小临了还突然交代了这么一句。
沈珺瑶担心自己会出差错,然后问她:“那你有没有办法能在它长出嫩芽之后让它迅速的死亡。”
“没有?她的生命跟铁丝虫一样顽强,摧毁它只能靠你自己的悟性,加油哦!”韩小小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了。
.
异能高手
大魔神
怎知今生缘浅
超凡金瞳
替身娇妻
药引
医农小仙
武破乾坤
神算子
美女医师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