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三亚南山世人眼中的国民老公,在她眼里,就是一个喜欢折磨她的变态绑架犯!-多肉教授

2018年04月26日 | 分类:全部文章 | 作者:admin| 浏览:207
世人眼中的国民老公,在她眼里,就是一个喜欢折磨她的变态绑架犯!-多肉教授


第001章 记住我给你的疼
“爸……妈……”
舒瞳艰难地吐出两个字,喉咙干哑地不像话,四肢被绑,药力使她的身躯瘫软提不起半点劲。
她醒了,睁开眼睛,可却什么都看不到。
眼睛被蒙的严实,只知道她被囚禁在某个房子里的床上。
事情发生地很突然,大概在几个小时前,她还在酒店的房间里准备换婚纱。
听到敲门声时以为是伴娘们过来了,可打开门一看,却见着三四个穿黑衣戴墨镜的男人二话不说就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
她觉得不对劲,惊慌之下连忙往外跑,可没跑出去两步就被打晕了。
之后她在车上醒过来一次,虽然被蒙着眼睛,脑袋迷糊,却也立马意识到自己是被绑架了,努力冷静下来后,她开口请求谈判。
然而对方却只甩给她一个冷笑,就把她的口鼻捂住,让她再一次陷入了昏睡。
舒瞳深呼吸了几口气,尽可能让自己保持清醒冷静的状态。
这两年来在国外的独自旅行和生活已经改变了曾经的她,哪怕是遇到最危险的情况,她也能够保持镇定了。
只不过舒瞳怎么也想不到,这一次的绑架,远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它仅仅是一场噩梦的开始……
咔擦。
房门把手被缓缓拧开。
紧接着,传来一个人沉稳的脚步声,踏进房间,并且逐渐向她靠近。
在失去视觉的情况下,听觉和触觉会被放大数倍。
舒瞳揪着一颗心,警惕地将头转向发出声响的位置,动了动嘴,声音沙哑地质问:“你到底是谁?绑我来有什么目的?”
还偏偏选在她要跟陆子衡结婚的这天!
她想不通,舒氏集团在A市商业界也不过属于中上流,她爸舒忠业为人忠信,做事果断,进退有度,在业内口碑不错,不可能会有死对头。她妈性子温和贤淑,是个典型的家庭主妇,极少跟随她爸去参加什么活动,交际圈也简单非常,只有旧时的几个好友往来。
所以,到底有谁会因为仇怨而绑架她,亦或者,是陆家那边的仇人,想要破坏他们舒陆两家的联姻?
如果只是单纯为了破坏婚礼,那应该就不会伤害她才对。
舒瞳侥幸地想着,却越发警惕地‘盯着’那人站着的方向,等待他的回答。
然而,回答没有等到,耳边却传来衣物摩擦的声音,紧接着,床榻一沉。
舒瞳惊慌挣扎:“你想要干什……唔……”
唇瓣被一口封住,冰冷柔软的触感在那一刹击溃了她的冷静。
这还没完!
一双冰冷的大手伸向她的腹部,抓住那原本就轻薄的夏裙,用力一撕。
衣物破碎的声音在她耳边炸开,伴随着被吞没的痛苦呻吟。
黑布下的双瞳骤然紧缩,充满着恐惧和绝望。
在那一瞬间,舒瞳知道,她完了。
男人像一只不知疲惫的猛兽,近乎疯狂地掠夺着。
粗重的喘息和低吼响彻整个房间,像是带着深入骨髓的恨意,一次又一次地狠狠冲撞顶弄。
舒瞳浑身都痛,痛得麻木,痛得耻辱。
整个人如坠地狱深渊,被冰火煎熬着,浮浮沉沉,直至完全失去意识。
如果这是一场噩梦,只期盼能快点醒来……
然而。
命运之神似乎并不打算眷顾她。
等舒瞳再次醒来,睁眼,依旧是黑蒙蒙的一片,双手手腕被用力的抓着,耳畔是男人沉重的呼吸声。
她的身体还来不及做任何反抗,便再次被压住。
这样的情况不知道反复重现了多少次。
舒瞳反抗不了,也逃脱不掉。
“疼么?”
男人低垂下头,温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脖颈,低沉沙哑的声音透着致命的性感诱惑,犹如恶魔面目狰狞地开口时的诅咒。
一字一句昔阳商讯,充满着冰冷刻骨的恨意,“记住,此刻你有多疼,就代表着我有多恨你,舒瞳。”
“你……到底是谁?”
她根本就不认识他,为什么要这么折磨她?
“呵……”
男人发出一声冷笑,用力捏住了她的下巴,“装什么傻?蒙住眼睛,连本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舒瞳,你怎么会这么作!”
舒瞳疼得眼泪直掉,眯着眼睛仔细听着男人说的每一个字,声音是完全陌生的瑟兰督伊。
她的记忆力好,可却是个音盲,对声音的辨识度本来就不高,除了看脸,她压根就没法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她认识的人!
可就算是她认识的,她也不记得自己曾经得罪过这样的变态啊!
“我听不出来!”
舒瞳哑着嗓子,带着愤怒和恨意歇墨底里地大吼。
哪怕浑身疼痛,她依然忍受着强烈的屈辱感奋力挣扎,试图挣脱男人的禁锢。
“疯子,你认错人了,放开我!”
只不过,一切反抗在这个强大男人的压制下都显得苍白无力。
回应舒瞳的只有更凶狠无情的冲撞,仿佛是要用无尽的憎恨将她整个人彻底贯穿。
她的意识混沌不清,耳边里却响彻着男人愤怒的咆哮声。
“舒瞳,都是因为你,瑶瑶才会死!”
“你害死了瑶瑶,还想心安理得地跟陆子衡结婚?做梦!”
……
谁是瑶瑶?
沈梦瑶!
舒瞳惊醒,猛地睁开了眼睛。
明亮的光线刺激着她许久处于黑暗中的双眼,让她下意识地拿手阻挡,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哗啦的声响,视线一转,才看见自己双手的手腕上被铁链锁着,铁链的另一头就是床脚。
她被囚禁着。
是那个变态男人!
刹那间,所有的屈辱愤恨冲上她的大脑,舒瞳再不顾身体的疼痛,艰难地撑起了身子,一边止不住眼泪往下掉,一边用力拉扯着铁链王宁国,声音哽咽嘶哑地谩骂:“那个疯子,变态,神经病,畜生……他怎么能这么对我!”
“骂够了吗?”
男人冷漠的声音冷不丁地响起。
舒瞳猛地抬起头,目光再转不动,死死地盯着那背对着她的真皮座椅。
而那张座椅,在她的注视下缓缓地向这边转了过来。
在看到那男人真面目的一瞬间,舒瞳整个人都呆滞了,瞳孔骤然紧缩,不敢置信地发出一声尖叫:“怎么是你——”
第002章 他是个疯子
“靳墨琛描声舞!”
男人拥有一张足以让所有女人为之疯狂的脸。
立体邪魅的五官,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似笑非笑,蕴藏着无尽的疯狂,嘴角勾勒起一抹讥讽冷笑,优雅交叠着的笔直双腿缓慢放下后,起身,高大挺拔的身躯一步步走向床边。
极致的屈辱感和愤怒让舒瞳的身体不可遏制地颤抖。三亚南山
眼见他步步逼近,她只能步步后退,直到无路可退地靠在床屏上。
死死地咬着牙,一双腥红的眼睛充满憎恶地瞪着男人。
“现在认识我了?昨晚的你可不是这么说的,舒瞳。”
他的语气低沉而讽刺,单膝跪坐在她的面前ca4102,一伸手,冰冷修长的五指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地扼住了她的脖颈。
砰的一声,将她的头狠狠地抵在床屏上。
舒瞳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奋力挣扎,捶打着男人的铁臂。
绝望之际,脑海里涌现昨晚他那充满恨意的低语。
他这是要杀了她!
为什么?
为沈梦瑶报仇?
在那一瞬间,所有的记忆如洪水般涌来。
两年前,她的好朋友沈梦瑶,邀请她和陆子衡一起去游轮,可就在他们俩离开游轮的两个小时后,游轮在海上意外爆炸了。
尚未离开游轮的沈梦瑶被警方断定尸沉大工作交接表海。
得知消息的她当场就懵掉了。
配合警方调查之后,爸妈怕她太过难过,很快就将她送出了国。
而眼前的靳墨琛,就是沈梦瑶青梅竹马的未婚夫!
他很爱沈梦瑶。
她知道。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随意地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她的头上!
越想,舒瞳就越觉得委屈和不甘,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气,愤然地一脚踹向男人的腿间。
男人淬不及防,正中下招,发出一道痛苦的闷哼后,松开了钳住她脖子的手。
舒瞳死里逃生,奋力的将男人往床下推。
可还没使两下力,脚腕就被猛地抓住,往下用力一拽。
紧接着,整个人又被重重压住,不得半分动弹。
她一边憋着眼泪,一边挣扎着大喊:“靳墨琛你这个疯子!梦瑶的死跟我无关,她也是我的朋友,我为什么要害死她?!”
男人冷哼一声,眼神阴鸷冷厉,庞青云一字一句道:“我说是你就是你!舒瞳,你逃不掉的,害死了我的瑶瑶,就拿你自己来偿还吧!”
舒瞳到底没绷住眼泪,哭得撕心裂肺,“疯子阿密达!你简直不可理喻!”
反正不管她怎么解释都是徒劳。
那干脆就破罐子破摔,受如此屈辱,她也没活下去的欲望了。
“既然你觉得就是我害死了沈梦瑶,那你干脆把我杀了好了,何必这么折磨我……”
“杀了你?”
男人低声嗤笑:“那岂不是太便宜你了。舒瞳,我不但不会杀你,还会让你好好地活着,直到你尝遍我这两年来所承受的痛苦煎熬!”
“……”
疯子。
杀了我吧……
不需要以后,仅仅这一日,她就已经感觉生不如死了。
舒瞳不再说话,疲惫而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很快,便又失去了意识。
看着身下突然昏死过去的女人,靳墨琛狠狠地拧紧了眉头,阴鸷的眸子迸发出一道冰冷寒光,伸手去碰触了她那发红的脸颊,才发现滚烫地可怕。
“该死!”
他低声咒骂了一句,立马起身拿出手机,拨通了助理的电话,冷声下令:“我需要一个女医生,十分钟内赶到后海这边的别墅!”
“是,靳总,我马上去安排。”
十分钟后,季明带着一名私家女医生匆匆赶来。
一进门就看见自家BOSS站在阳台上抽着烟,周身散发着可怕的低气压,不用看他的脸色,季明就知道此时他的心情怕是十分的不愉快。
“靳总……”
季明小声试探地喊了一声。
靳墨琛不耐地抖着烟灰,冷声道:“人在二楼房间里。”
季明点了点头,挥了挥手示意让女医生上了楼,才继续对靳墨琛说道:“靳总,陆家和舒家那边已经乱了套了,舒氏夫妇昨晚就报了案,但因为舒小姐失踪不超过48小时,所以……”
“我知道了。”
靳墨琛眉头轻挑,狭长的眸子泛起一层冷意,直接打断他的话,沉声道:“去准备一些礼物,明天我就去拜会我那未来的岳父岳母。”
季明一愣,眼底划过一抹诧异。
他家BOSS这是要光明正大地抢婚的节奏吗李攀新浪博客?
虽然说这次的计划是让陆舒两家不能联姻,但也没必要牺牲BOSS你自己啊!
“那这件事情还需要通知夫人吗?”
靳墨琛斜睨了他一眼,淡淡道:“不用,靳家那边你不需要插手。”
“好的。”
季明刚应声完,房门便被打开,女医生神色不虞地走了出来,因为良好的职业素养才没有使得她当场发作,并在看向靳墨琛的时候,眼底划过一抹忌惮之色。
季明问:“怎么样了?”
女医生语气沉重道:“很不好,高烧,打了一针后今晚能退烧,但她身上的某些部位伤得很重……至少一周内不能再行房了。”
她重咬了最后一句话,像是故意说给靳墨琛听的一样。
果不其然,话音一落,她就看见他的眉头狠狠一拧,脸上浮起几分阴戾之气,冰冷的目光直接射了过来,气势慑人。
当即就吓得她冷汗直冒,敛了神色,闭紧嘴巴不说话了。
季明一听,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也察觉到自家BOSS在生气了,于是连忙对女医生说道:“好的,我们知道了,真是麻烦李医生走一趟了,我这就送你回去。”
李医生点了点头,可临走前又忍不住看了一眼靳墨琛张了张嘴。
季明眼疾手快,拽住了她的手臂往外走,阻止了她的举动。
“七天?”
靳墨琛觉得有些好笑,抬眸扫向那紧闭的房间,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吐雾后,随手掐灭,扔进了烟灰缸。
促狭的眸子危险地眯起,嘴角勾勒起一抹阴冷邪佞的笑:“不管是七天还是七年,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逃掉了,舒瞳。”
第003章 你敢试试吗
“不、不要碰我!”
睡梦中的舒瞳充满了恐惧和不安,不停的梦语荃加福禄寿,浑身的冷汗几乎湿透了原本就丝薄的睡裙。
因为她将身子紧紧地蜷缩成了一团,导致此刻想要帮她换下湿透睡裙的女仆感到十分为难。
女仆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靳墨琛,低声询问:“靳少,要不要直接叫醒舒小姐?”
靳墨琛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你是废物吗?”
女仆脸色骤然变得惨白无比,浑身发抖地低垂着头,声音发抖地回答:“不、不是……”
“滚出去!”
一声冰冷的低喝,吓得女仆脑子发懵,连忙哆嗦着身子快步走出了房间。
靳墨琛看着躺在床上蜷缩着瑟瑟发抖的女人,眉头拧紧,眼底阴戾浓烈,情绪也逐渐止不住地狂躁起来……
不知道睡了多久。
舒瞳是被自己的尿意憋醒的。
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晨光耀眼。
她扫了一眼四周,并没有那个男人的身影。
于是撑起身体准备下床,然而某处尚未完全消退的疼痛还是让她忍不住紧皱眉头,脸色发白。
咬牙起身时,身上单薄的被子滑落,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一缕未着。
“……疯子!”
舒瞳哽咽着,死死抓住床单,咬牙切齿地低骂,步履艰难得走向了房内的浴室。
然而。
当看到镜子里面,全身无一处完好的自己时,舒瞳彻底崩溃了。
她双眼通红,神色癫狂,右手颤抖地拿起挂钩上的花洒,用尽全力地砸向镜子。
砰……
一下,两下……镜子顷刻碎裂,掉落满地。
下一刻,她又用力抓起那破碎的镜片,毫不犹豫地割向左手的大动脉……
“天啊,你在干什么?”
身后传来一声尖锐惊叫,紧接着,舒瞳的手被猛地抓住。
“放开我……”
她一字一顿,抬眸,泪流满脸地看着冲进来的女人,空洞的眼神,红肿的双眼,似乎没有一丝痛感地跪在了破碎的镜片上,渗出了腥红的血渍。
女人被这触目惊心的场面给吓到了,却很快地冷静住,并且对着门外大喊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快步走了进来。
“靳少,舒小姐她……”
女人刚刚开口准备说话,男人便越过了她,一把将跪坐在地上的舒瞳给拽了起来,并利落地打横抱起。
在看到她手腕和膝盖上那殷红的鲜血后,男人脸色黑沉,阴鸷的眸底仿佛酝酿着无尽的狂风暴雨。
“去叫医生。”
女人点头,连忙拔腿向外跑去。
靳墨琛将怀里的舒瞳放在了床上,一把将单薄的床单撕破,缠绕在她的手腕处,并且用力地按着。
舒瞳精神疲惫至极,早已放弃了挣扎,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讽刺一笑:“靳墨琛,让我死吧,我死了,你也算是给你的瑶瑶报仇了苏树伟。”
靳墨琛是疯子,她斗不过他,与其这么屈辱不堪地活着,还不如趁早死了解脱。
只要死了,她也能够忘记所有发生过的一切……
“舒瞳,你是不是忘记我对你说的话了?”
靳墨琛狭长的眸子危险眯起,一手掐住了她的下颚,强迫她与自己对视。
“违抗我的命令,你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吗?”
舒瞳看着那双手森冷阴鸷的眼睛里蕴藏着的愤怒和疯狂。
她的心猛地一惊,空洞的双瞳在那一瞬间紧缩,愤怒警惕地质问:“靳墨琛……你又想做什么?”
几乎是一刹那,她脑海里闪过一个让她心慌的念头。
“舒瞳,你那么聪明,怎么会想不到我要做什么呢?”
靳墨琛语气变得极致温柔,在她耳边低声地笑了起来,犹如恶魔浅唱低吟:“如果你敢死,下一个生不如死的就是你那最疼爱你的爸爸和妈妈!”
“你敢!”
舒瞳气得血气上涌,伸手死死的拽住了他的衣领。
“只要你死的那一刻,你们舒家所拥有的一切都会被不留一丝余地地摧毁!你的爸爸妈妈,将会承受比你如今承受的痛苦多百倍不止!”
男人冰冷的指尖挑开她脸上的一根发丝,嘴角上扬,露出一抹完美又残忍的浅笑,“我靳墨琛说到做到,你敢试试吗?”
你敢试试吗?
舒瞳耳边缭绕着犹如恶魔言语的一句话,顷刻背脊僵硬,浑身冰冷,如坠冰窖。
所以,她连死的资格也没有了是吗?
原来,她早就已经失去一切了,在被绑架上车的那一刻,她这辈子的命运,只能够被这个疯子一样的男人捏在手中肆意玩弄……
舒瞳悲凉一笑,抬起右手,直指男人的眉心,双眸充满无尽的恨意,一字一顿:“靳墨琛,我恨你!”
听到这句话,男人呼吸一顿,看着那双漂亮的眸子迸发出来恨意的火花,眯起危险的眸子,闪烁着一丝冰冷寒光,“恨我?呵,舒瞳,你还是没有想明白么?现在的你,就连恨我的资格都没有。”
“你,充其量也不过是我靳墨琛手中的一个玩偶。玩偶,永远都不能够反抗主人。你最好给我记清楚这一点!”
“否则,下一次我就没那么好的脾气,只动你一个了。”
“靳墨琛……你这个疯子!”
舒瞳浑身发抖,怒不可遏地瞪着靳墨琛,对他的威胁,却没有半点可以反抗的能力。
靳墨琛冷笑:“对,我就是一个疯子。”
“……”
舒瞳疲惫地撇过了脸,她真的很想死,可是,她死了,爸妈该怎么办?
到底要怎么做,她才能够彻底摆脱靳墨琛这个疯子?
“靳少,李医生来了。”
“进来。”
李医生打开门就看见地板上滴落着的血迹,不由得呼吸一窒,拧紧了眉头。
在看到躺在床上面容惨白憔悴,左手还在流血的舒瞳之后,她的脸色越发难看了,连忙打开医药箱拿出工具给舒瞳止血。
靳墨琛垂眸扫了一眼舒瞳手腕上的伤口,冷声道:“下午我会再过来一趟,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
话一说完,他便起身,迈开修长的双腿,快步走出了房间。
舒瞳就当没听见,看都没去看他一眼,两眼空洞地呆望着天花板。
忽然,耳边响起了一道叹气声,带着几分疼惜和担忧:
“幸好伤口不算太深,不用去医院缝针,可是……瞳瞳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第004章 你乖乖听话
听到熟悉亲昵的称呼,舒瞳猛地转过了脸,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之人,错愕道:“李楠阿姨,怎么是您?”
李楠医生是她妈妈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上一次二人见面是在两年前。
舒瞳觉得有点可悲,因为她怎么都想不到,再次重逢会是让李楠看见最狼狈不堪的自己。
“瞳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突然在婚礼上消失,知道你爸妈有多担心你吗?”
李医生小心翼翼地包扎好她的手腕,心疼地摸了摸她的脸颊。
除了心疼之外,她也无能为力。
她不过是个小小的私家医生,而把舒瞳囚禁住的男人却是站在那最顶端掌控着整个A市,翻手便能覆云雨的可怕存在。
昨日季明的话仿佛历历在目,靳墨琛,不是她得罪地起的人,舒瞳这件事情,也不是她能够管了的闲事。
所以,进到这栋别墅,她只能看,不能说。
可如今,看到舒瞳身上旧伤未愈宝坻四中,又添新伤,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模样,李楠终是忍不住愧疚起来,湿润了眼睛,一把抱住了舒瞳的头,低声哽咽:“瞳瞳对不起,要是阿姨昨天就把你从这里带走,你就不会……”
说到一半,李楠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舒瞳听着,眼睛越发酸涩,摇了摇头,轻声道:“李楠阿姨,您别担心,我没事的。而且很快就会回家去,希望您不要把这些事情告诉我爸妈,我不想让他们担心。”
“可是,我不能……”
“楠姨。”
舒瞳打断她的话,语气微冷:“靳墨琛是什么样的人您也看到了,只要我乖乖听话,他就不会再伤害我。但如果爸妈因为我跟靳墨琛撕破脸,他就不会放过一整个舒氏,甚至,还可能会连累到您。”
李楠浑身一僵,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女孩。
似乎是不敢相信。
同时,也让她说不出半点反驳的话来。
见她如此反应,舒瞳悬着的心才稍微放下一点。
她知道李楠的性子,如果不知道对方是靳墨琛,她会毫不犹豫地把自己带走。
但是如今,却是不可能的。
既然不可能,那就当做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知道吧。
“楠姨,我累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麻烦您出去的时候帮我带一下门。”
舒瞳说完,轻轻地将李楠推开,挪动身体侧躺下去,然后闭上了眼睛。
李楠见她如此,许多话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了,最后只能提起医药箱,沉默地走出了房间。
听到关门声,舒瞳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将自己蜷缩,紧紧地抱住了双膝,埋首,用力地咬着手指,浑身剧烈颤抖着。
靳墨琛是个疯子。
她要跟他斗,绝不能让他伤害到她的家人!
……
午后,距离她从婚礼上失踪已经过去了45个小时。
因为没有手机,舒瞳没办法打电话给爸妈报平安,再过三个小时,他们就肯定会去警察局报案。
一旦报案,这件事情就会闹大,如果爸妈知道她已经被靳墨琛……
舒瞳痛苦地捂住了脸,不敢再细想下去。
“舒小姐,衣服我已经放在这里了。”
女仆将衣服放在床上,看着背对着自己坐在床那边垂首的舒瞳,不由得拧紧了眉头,好意提醒道:“再过半个小时靳少就会过来了,希望舒小姐能快点把衣服换好,不要让靳少等你。”
说完这些话,见舒瞳还是没半点反应,她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一些,却也不再说什么,转身走出了房间。
舒瞳就这么继续呆坐了半个小时,房门再次被打开。
一进门就看见衣服还是一动不动的放在床上,女仆的脸色真是差到了极点,特别是在被靳墨琛那阴戾的眼神一瞥,几乎一瞬间就吓得脸色惨白如纸,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满脸惊慌委屈地哭着:“靳、靳少……我半个小时前就把衣服送过来了,舒小姐她自己……”
“滚出去!”
男人阴冷低喝,一字一句冷酷无情道:“别让本少再在这栋别墅里看到你一眼。”
女仆听完话,整个人彻底地瘫了,张了张嘴巴,连求饶的话都忘记说,就被旁边的管家拽了出去。
砰的一声,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终于让沉静在自己世界里的舒瞳回过了神。
然而一回神,就看见自己最憎恨的男人站在了面前。
靳墨琛向来不是个好脾气,三番两次的警告,她还是这么不乖,那就别怪他动手粗暴了。
于是,紧接着舒瞳只觉得下巴一疼,被用力捏住并强迫地抬起,对上了男人那双邪佞阴鸷的眼睛,和那冰冷唇瓣勾勒起的一抹冷笑:
“你是等着本少来亲自给你换衣服呢?还是干脆什么都不穿,就用这副鬼样子回去见你的爸妈?”
“……”
舒瞳呆呆地看着他,似乎是没反应过来。
他这话的意思,是打算放她回家了?
她心中一喜,眸光微动,好容易恢复了一丝神采,但很快又晦暗了下去,充满警惕地盯着靳墨琛。
“你想做什么?”
见她满脸防备,靳墨琛眉头轻挑,眸底涌起一层玩味的笑意,松开了钳制着她下巴的手,改为抚摸那惨白的脸颊。
俊美极致的面孔缓缓靠近,在距离她紧抿的唇瓣一厘米的时候突然停下,嘴角上扬,低沉蛊惑地笑道:“我要做什么你不需要知道,你要做的,就是乖乖地听话,配合我,懂吗?”
舒瞳双手紧握成拳,身体微微颤抖,死死地盯着就在自己眼前的这张邪魅面孔,许久,才垂下眼睑,从齿缝间咬出了一个字。
“好。”
话音一落,她起身,拿起床上的衣服向浴室走去。
然而,正准备关门的时候,一只大手挡了过来,男人尾随过来,目光戏谑地看着她。
舒瞳脸色一沉,隐忍着怒意道:“让开,我要换衣服。”
靳墨琛半眯着眼睛不屑嗤笑:“你换你的,我看我的,反正你的身体本少摸也摸遍了,还会稀罕多看这么几眼么残唐再起?”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文章归档